锦瑟

他是忘川水上的摆渡人,将那个谪仙似得人物送往对岸的彼岸花丛数次。他总是背着那个人站,从来都见不到那人见到他时,幽深黑眸中一闪而过的欣喜和由迷茫变得深邃的眼神。就算见了,他也不会怎样吧?他难免自嘲的想。摆渡人,无悲无喜,无欲无求,缺七情六欲,一副铁石心肠。爱上这样一个人,到不知是喜是悲。几次转世为人,哪次不是觉得有人在忘川河边等着他,以至于世世早早自尽,又哪一次不是不是他不渡这浩浩忘川,可他从来没回过头,他不是不想留下,可每次总有人将他生拉硬拽的拽进轮回,这样的循环怕是只有一直轮回下去了,他在两名鬼差的拉扯中,跌跌撞撞的走入轮回。
“值得吗?”白无常缓缓走过来,“用你一生修为,换他忘记你,而你从此灰飞烟灭,值吗?”“于他,于我,这份情都是一份负担,我天生无情无欲,无法给他回应,倒不如让他从根本上忘掉,将他对我的记忆从骨子里剜去,我和他从此再无相干。”“你真的没心吗?你若没心,怎会在忘川河边等他一人,非他不渡……”“好了……什么时候让他彻底脱胎换骨?”“……一炷香后……你要去看吗?”“看他作甚?”“……你自己保重”“……嗯,多谢”
相思?想忘?个中是非谁又能说得清?白无常摇摇头,你可不要负了那人的一片心啊!
  






我到的写了写什么(托腮思考状)
第一次写,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希望不要嫌弃,实在嫌弃的话……emmm……希望各位能提出来……谢谢(鞠躬)